白领的烦恼【作者:不详】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2009-6-14 21:47 编辑 一、   “这小骚货又在我面前卖弄。”何丽看着小萍晃着手里新款的手机想着。   “看,还能拍照呢。”小萍一转身看到何丽,笑着说:“丽姐怎么样,这手机还可以吧?”   何丽拿过手机看了看,“不错,不过样式一般,过两天我也要换一个,你陪我一起去好吗?”   “是吗?”小萍眼角露出一丝不屑。   何丽一边打字一边暗恨:“无论如何不能让小萍这乡下妹给看扁了。看样子只能去找他们了。”想到这不由得觉得私处一阵发烫,心中暗骂:“自己怎么这么贱,上次给这两小子干得自己好几天不舒服。怎么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兴奋。”   转念又一想:“唉,谁叫自己穷呢,反正这两小子给的钱也够,这次再问他们多要一点,就随他们去吧。”   两天后,何丽出门前对着镜子仔细打量着自己。   椭圆型的脸蛋,圆圆的眼睛,纤细的脖颈,再看胸前的这对乳房,它们并不是很大,但却十分坚挺,前端是一圈淡淡的乳晕,顶峰上是两颗暗红色的乳头,相对自己的乳房,这两颗乳头显得特别突出,就象两粒小红栆挺立在胸前。何丽用手轻轻的挤弄了一

 

【与妈妈的异常关系】【作者不详】

  好多年前的事了。我是家中的长子,有一个比我小三岁的弟弟。弟弟身体一向不好,又比我小,爸妈对他的关爱自然也就多些。可我小时候总以为爸妈偏心,对我不如对弟弟好,因而心怀怨愤。可能因为这样,自小我就很叛逆,孤僻不合群,脾气还很爆躁。我难得有让爸妈满意的事,经常和他们作对,惹他们生气。对此爸妈也是无可奈何。唯一能让他们感到安慰的是,我的学习成绩还算好。读书我是很用功的,这是因为我要让爸妈知道我比弟弟强。      到了十四……十五……岁的时候,我对女人逐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自慰从偶尔发展到天天要。但是自慰并不能真正满足我,我渴望真正的性交。而在那时社会和学校还很保守,像我那个年龄追女孩子可是件了不得的事,会惹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虚荣心很强的我当然不愿做那样的事。再说我的古怪性子也是不可能得到女孩子欢心的。我只得苦苦熬着,希望能早日长大找老婆。不知何时起,妈妈渐渐把我吸引住,后来我竟把她作了性幻想对象。刚开始我也会有罪恶感,每次完事后总会感到内疚。而差不多两年后罪恶感就逐渐消失了,那时候我迷恋妈妈已到了狂热的地步。      妈妈相貌端庄秀气,容颜清秀

 

【现代情感】【房东的女儿】【作者:不详】

  我是个大三的学生,目前在外租房子,房东的女儿是个夜校五专生,就读专二!长得亭亭玉立有点像电视明星应晓薇,我觉得她长得很漂亮,尤其她的嘴唇更是性感,每次和她说话心里就好像有小鹿在乱撞!故事的发生是在上学期的期中考期间,有一天我上午考完了,在学校图书馆待了一下实在很累就想回去休息,平常我是很少这个时间回去的!   一回去实在很累就躺在床上想休息,结果好像隐约听到有类似A片的叫床声,心觉得奇怪,房东夫妇都在上班,而且是标准的大忙人,不可能现在在家!小玲上夜校白天听说也有工作,那会是谁呢?!於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就悄悄的寻着声音上楼!房东他们一家住在楼上平常会上去看电视所以并不陌生。结果一上楼发现声音并非来自房东房间也不是客厅的电视,而是房东的女儿房里,这时的我更好奇了!而且心跳一直在加速!!仔细凝听那叫床的声音并非来自电视,竟是房东的女儿--小玲。   在我印象中天真纯洁美丽的小玲,竟然会趁大家不在家时带男友回家做这种事,当然激发了我强烈的好奇心!於是就小心翼翼的躲在她房门口偷听!   那叫床声真的很刺激,恨不得那男生是我!那种淫荡的叫声让我忍不住

 

[玄幻]轩辕剑之淫荡于小雪[作者:不详]

本帖最后由 1794 于 2009-7-12 15:52 编辑 “师父师父,等等我啊。”   陈靖仇追赶着师父陈辅的脚步。   “靖仇,你要是对不付不山脚下的那些小魔物,你就不用来见我了。”   陈辅的身形迅速消失在远方。   陈靖仇是陈国皇室唯一的遗族,陈辅为了让他复国,把毕生所修的鬼谷之术倾馕相授,但是陈靖仇就像他的先人陈叔宝一般,只知风花雪月,对鬼谷之术总是不用心学习。前些日子陈辅得知上古神器昆仑镜就在自己所住的山脚下的一个洞里,所以今天陈辅就带东靖仇去寻找。   但话虽这样说,山脚下的那些魔物陈靖仇还是对会得了的,不仅如此,陈靖仇还从一个妖怪的身上得到了一件印着“洞察光环”四字的宝环,看来是一件防身的好东西。   伏魔山是以前昊天大帝镇压魔物的神山,妖气稍重的妖魔是无法靠近的,只有一些小妖魔才能勉强靠近,陈靖仇很快就击败了那些挡路的家伙们来到了陈辅的身边。陈辅看了陈靖仇一眼,露出些许赞许的目光,但是为了不让陈靖仇得意忘形,陈辅还是狠狠地训了他两句。   陈辅将陈靖仇带入一个洞中,洞里的石壁上果然有一块古镜(作者语:真见鬼,镇

 

深夜网吧裸聊【作者:不详】

本帖最后由 hzpksl 于 2009-11-3 02:14 编辑   昨晚十一点在家打传世,突然一片漆黑,这才想起来忘买电了,唉!白守了这么久,心有不甘的我立马换上一条白色运动短裤抓起一把零钱冲出门直奔网吧而去。找了好久才在一个家庭网吧找到一个空位,说真的这个网吧开了三年多,白色外壳变成了“黄夹黑”要不是沿途的网吧全部暴满,我才不会来这里。      因为玩得太上瘾,就连身边那几个小屁股都走光了也没觉察到,眼睛好累,想休息一下顺便到厕所减减压。起身伸个懒腰,就往里间走,在经过房间的时候无意往里瞟了一眼,从阳台窗户的玻璃反光中得知有人在看黄片。我想:等会问问他是在哪个盘里找到的。上完厕所后洗了把脸,人也舒服多了。刚要走进房间问问那位仁兄就被老板婆婆就弯着腰倒退拖地的架式把我拦在了门上。没法,我一下子也不可能硬挤进去,只好从隔壁睡房绕过去……我以为是客厅的声响惊动了那个女孩子,她走了出来,却不是我想的那样,她是直奔厕所而去的。她出来后要了一瓶水,然后继续上网。  老年人的动作就是慢几拍,摸摸悉悉弄了半天,终于有点要睡觉的迹象了。好不容易才等到她慢慢

 

【足底按摩店里的阿姨】【作者:不详】

  记得那是我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毕业论文和设计全部通过了,我就等着拿那本没用的红本本了,那一段时间无聊的要死,所以我经常去洗澡,我租的宿舍里,是一幢楼的最西边一间,所以一到晚上象是锅炉一样的热。所以那一段时间我都是在休闲中心睡觉的。   记得有一次,准备好东西,锁好门,就去休闲中心了,走了半路,想起,老去那一家,没什么意思的,想换一家,然后我打车就直奔目的地就去了。   刚想进门,看到一家洗脚店,门口放着洗脚20元的招揽顾客的广告牌,我也想正规的按摩一下,所以就进去了,给我洗脚的是那个店的老板娘,人长的太普通了,不过倒是在她那里打工的,一个年纪看上去象30几岁的一个女的,我觉得挺入眼,年龄不小了,但是,身材,保持的和姑娘一样,而且,屁股,很丰满,走起路来,左右摇摆,真是一图难忘的画面。当我看她入神的时候,老板娘边洗脚,边跟我搭讪:老板,第一次来我们这边吧,我们这边洗脚只要20,是全城最低的,要是洗的好的话,以后就经常来吧~~~~~~~~~~~~~老板娘说了好多,我一句都没有答,老板娘奇怪的看了我一下,发现我正在看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在回头

 

【人妻乱伦】【隔壁的嫂嫂】【作者:胖墩】

  我再退伍后到新竹上班的时候,隔壁有一个比我年长十岁的嫂嫂。她长得非常美丽,身段优美,全身散发出一股成熟女性独有的迷人性感。她的个性也很贤淑,很会处理家务,虽然她早结婚了,但我们彼此互动还算不错,我就叫她嫂嫂了,而她也会时常来我家帮忙处理家务的,那时我上夜班,经常白天在家,所以我时常有机会和她单独在一起,每当我看见嫂嫂那醉人的笑容,迷人的身段,我的心情,总会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   有时候我会趁机主动要求帮忙嫂嫂的,并借帮忙的时候,有意无意之间与她身体接触,轻碰她的身体。每一次的触碰,也会使我产生无比的快感。可能嫂嫂一直也只以为我是无心之失,所以她并没有对我种触碰表示过反感,亦正因如此,我的胆子开始变得愈来愈大!   有一次,我看准机会,装作无心地,轻轻的用手肘轻碰她的胸部,而且还微微地转了一圈,嫂嫂当场情不自禁地从喉咙中轻呼了一声:「啊!」全身并微震了一下,面上更泛起一点点微红,我见状便装作关心地问:「嫂嫂,你怎么了?」嫂嫂轻轻地呼了一口气,说道:「没……没什么……」我听后不禁暗地里偷笑。在我心里,总是觉得嫂嫂对我的行为,好像很受用似的……有一

 

【广寒宫性事】【完】

  吴刚怎么也想不到,这一会他心中认为无比圣洁,无比冷漠的嫦娥,正有说有笑的和陈蕾谈天说地!   情到浓时酒方醉,在陈蕾陪着嫦娥酒过三巡后,玉兔娇笑着离开了,这一会的嫦娥俏脸上挂着一抹酒醉的嫣红,那好看的睫毛之下一双美丽的星眸有着迷离的波动,她的星眸半开着,一张诱人的樱桃小嘴挂着那性感的亮色,一双葱翠玉手懒洋洋的放在那桌子上面,她的螓首趴在玉手之上。好久都没有如此的喝过酒了,喝酒其实也要看心情的,至从嫦娥飞升到了这仙界后,她很少如此的喝过酒,除了才开始来的那一会忧伤以外,后来的她早已经习习惯了那空洞寂寞的生活,酒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陈蕾他们喝的是仙酒,没有好的酒量必然是会醉的,当年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不就醉酒大闹天空么?那猪八戒不也是醉酒而调戏嫦娥么?   所以这一会的嫦娥也是已经醉了,嫦娥虽然醉了,但是这一次的她一点也不感觉到寂寞,她的嘴角却是挂着一抹开心的微笑!至从来到这广寒宫以后,那深深的寂寞让嫦娥一次又一次的迷茫,成为了仙子又怎么样呢?从前没有成仙的时候,嫦娥向往着长生不老,永生不死,可是当她成仙后,她才清晰的感觉到了那

 

【段誉乱伦】 【完】

        从万劫谷救出段誉后,保定帝、段正淳当下和群雄作别,一行离了万劫谷,径回大理城,一齐来到镇南王府。   范骅向保定帝禀报了挖掘地道救木婉清换钟灵之事。众人才知钟万仇害人不成,反害自己,原来竟因如此,尽皆大笑。   午间王府设宴。众人在席间兴高采烈地谈起万劫谷之事,都说此次黄眉僧与华赫艮功劳最大,若非黄眉僧牵制住了段延庆,则挖掘地道非给他发觉不可。   刀白凤忽道:“华大哥,我还想请你辛苦一趟。”   华赫艮道:“王妃吩咐,自当遵命。”   刀白凤道:“请你派人将这地道去堵死了。”   华赫艮一怔,应道:“是。”却不明白她的用意。   刀白凤向段正淳瞪了一眼说道:“这条地道通入钟夫人的居室,若不堵死,就怕咱们这里有一位仁兄,从此天天晚上要去钻地道。”   众人哈哈大笑。   宴罢。段正淳送了保定帝和黄眉僧出府,回到内室。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经刀白凤一说,他还真的想利用那地道会会甘宝宝。回想起十七年前和她欢聚的那段消魂蚀骨的时光不禁使他心动,他打定主意今晚就行动。   于是他借故安排国事来到书房,使人偷偷叫来华司徒手下

 

【老婆的小表妹】【作者:不详】

  2010年年初,终于和拍拖7 年之久的女朋友登记结婚了。她是我大学时低我一届的师妹。人长的很苗条,有人说长得像王祖贤,皮肤白白的,头发也是乌黑亮丽,长到腰部。很有中国女人的典雅味道,这也是我标准的老婆形象,唯一不足的是胸部比较小。所以,曾几何时,我在梦中都想抓一下那些大胸脯的女人的胸。   其实结婚之前,我们已经同居了半年,由于保护措施(TT)做的好,所以一直没有怀孕。只是,老婆的性欲不是很强,每每和她做,我都是怎么做都做不够似的。而且,心里经常想着,如果可以和老婆以外的其他女人,特别是大胸脯的女人,痛快地做一次爱那该多好啊!!当然,这个想法从来都不敢让老婆察觉到。   虽然性爱方面满足不了我的欲望,可是老婆在生活上对我是无微不至,有些时候,自己心里觉得很对不起她,一直心存惭愧……所以,很多时候,我们所说的女人无理取闹的时候,我都让着她,对她百般呵护,在外人看来,或许就是怕老婆一族吧。但是,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好,有什么不对?   年初结婚之前,我们已经在工作的地方买下了一套房子,并装修好搬了进去。   对一般人来讲,算是大房子了,因为有4 个

 
1 2 3 4 5 6 7 8 9 10 >»